国产微笑_推轩逢山

看到我修仙务必打死
这儿凌乐/江清睿,多多指教
看到我没有学习在浪务必叉出去
主蹲全职
虚空铁粉爱死轩哥哥
吹轩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杂食
动漫死宅属性
头像表白将军
主页背景表白安定定
既然点了关注就是我的人啦
企鹅号820986714来啊!扩我啊!!bu ni

【昊翔】真的是鲜花饼先动的手

昊翔古风paroXD
细节被狗吃了系列XD
官名什么的都是瞎扯的XD
双花,叶神友情出演XD
(所以厚颜地打了tag)
我始终相信,我的文会ooc,无论写的是哪对cpXD
我们还有很多属于我的私设XD
不喜勿喷XD

一、

“站住!轮回军京城驻地,闲人止步。”

门口守卫抬手一边拦住了那个一步要跨进门的人,一边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心里不禁啧啧赞奇。

来人是一个估摸着十八九岁的青年,生的一副好皮相,放在美男倍出的轮回军中,即使比不上轮回军的大帅周泽楷,但也可以和现在大帅帐下的第一红人将军孙翔一较高下了,不过,一身具有强烈南疆特色的鲜艳花袍,因发带绑得不紧而有些松散的头发,到让这个十足十的美男看起来有点像叫花子。

“嗯?不能进去吗?”那青年撇了撇嘴,说话时的确带着点南方口音,音色倒是和这儿北方的糙汉子不一样,清亮好听。

“嗯,军事重地,非请勿入。公子无事请回。”

“哦。不能进去的话,麻烦你告诉一下羊习习,让他滚出来见他唐爷爷。”

唐爷爷?羊习习?!

守卫觉得自己真是瞎了,

什么叫像叫花子?

明明就是流氓!

当传话的小卒找到孙翔的时候,孙翔正在演武场教新兵蛋子们练武,因是日常训练所以孙翔未着兵甲,一身白色的日常便服衬得他体态颀长,手上的乌金战矛却邪舞起,双臂一拉一放之间,隐隐约约可以感受到衣下微微隆起的肌肉,战矛一抽一掣,好似诠释着力与美。

“孙将军,门口有一个人,说要进来找人,守卫跟他说军队驻地不让外人进,他就说就说……”

“就说什么?”孙翔用却邪挽了个花,顺势将其背到身后,示意旁边的新兵们自己去练习,转身看向小卒,示意他说下去。

“他就说……”小卒抬头,小心地看了孙翔的脸色:“他说,既然不能进去,就让羊、羊习习出来见他唐爷爷……然后守卫就觉得他出言不逊,准备把他教训一顿然后赶走,没想到那人武功挺高,眼看就要拦不住,然后我们估摸着羊习习就是将军您,就……”

小卒看孙翔的脸越来越黑,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他现在人在哪里?”孙翔的脸沉的仿佛要滴出水来。

羊习习……唐爷爷……

妈的唐日天你个孙子小爷一矛戳死你信不信?!

“还在、在门口那边……”

孙翔提着战矛朝着门口走去。

唐日天,用你的血来帮我洗洗却邪。

孙翔带着杀气来到门口时,“唐爷爷”正收拾完那一队守兵,一边活动着手腕,一边跨过门槛往里面走,迎面碰上孙翔,要找的人忽然出现在眼前,不由得有些愣神:“羊习习……”

“我的娘啊唐日天你这身衣服张佳乐给你挑的吧哈哈哈哈真他妈丑哈哈哈哈哈……”

孙翔看到唐昊这身打扮的时候笑得前仰后合,唐昊叫他羊习习和自称爷爷的仇一点也不想报了,捧着肚子笑着喘不过气来。

小卒表示: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孙将军……您笑得却邪快要掉到地板上了快捡捡,还有你刚刚一副要杀人的表情现在笑成这样真的好……

唐昊表示:妈的张佳乐……

 二、
“日天你不是说三天后才到的么?怎么提前来了?”孙翔将唐昊领到自己在军中的住所,示意他随便坐。
“我这不是急着来看我孙子嘛!”唐昊一点也不客气地躺到孙翔屋内的床上,“妈的一天赶几十里路累死了,床借我躺躺啊!”
“唐日天你从我床上死开!赶完路全身脏的跟什么似的,我这床褥子昨天刚换的!”孙翔走到床前想将唐昊拽起来,“还有不要叫我孙子!你有本事叫孙哲平孙子去!”
唐昊运功使了一个千斤坠,孙翔死活拉他不起来,只好任由他躺着,拉了把椅子坐到一旁赌气了。
唐昊翻了个身,眯着眼,在心里默数,
五,
四,
三,
二,
一……
“诶我说日天。”孙翔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凑到了床边,“你有没有带那个呀?”
“什么那个?”唐昊知道孙翔在说什么,但就是装成不知道的样子。
“就是那个呀!你知道的!你一定带了对不对!”孙翔看唐昊装傻的样子急了,“别装了!你一定带了!”
“我带啥了带?”唐昊继续装傻。
孙翔干脆蹬掉了脚上的靴子,跳上床一个劲儿地在扯唐昊的花袍子,在袍子里翻翻找找:“我自己找,哼!”
一刻钟过后,
“日天你真没带?”孙翔将唐昊身上里里外外翻了个遍,还是没有找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东西。
“习习你真的是……思‘饼’心切啊……”唐昊挺无语的,“你找就找呗,你会把吃的东西揣裤子里?”
孙翔脸一红,刚刚自己将唐昊上身找了个遍,没找到自己要的鲜花饼,然后想,唐昊那孙子不会藏在裤子里吧?!然后耿直的孙将军就去扯了唐爷爷的裤带……
“是你自己在信里说要给我带鲜花饼的嘛!”孙翔心一横,他刚刚为了方便翻唐昊衣服双腿分开半跪在唐昊腰的两侧,干脆一屁股坐在唐昊肚子上耍起赖来:“我不管我就是要吃!不然要你何用?”
“羊习习你从我身上下来!重死了!”唐昊翻了个白眼,其实孙翔的体重对于习武的唐昊来说并不算什么,只是孙翔的体温透过布料传到他的小腹,暖暖的,有种怪异的舒适感,让他觉得有点别扭,“我说过不给你吃吗?”
“真的?你带了?在哪在哪?”孙翔闻言高兴坏了,从唐昊身上跳了下来,“我现在就要吃!”
“鲜花饼从南疆揣到这早坏了!”唐昊从床上坐起身,领口刚刚被孙翔扯得大开,露出里面精致的锁骨和结实的胸肌,“我到这儿来亲自做给你吃,高兴不?”
“你做的?”孙翔的话中多了几分惊讶,一脸鄙夷地看着唐昊“能吃吗?”
“只要这边的材料和南疆那边差不多,我保证比张佳乐做的好吃!”唐昊笑得张狂,他来之前可是拉下脸和张佳乐好好讨教了传说中的“张氏鲜花饼”的做法,准备在孙翔面前秀一手,他相信自己肯定可以青出于蓝胜于蓝,做的比张佳乐好吃,“唐昊出品,必须好吃。”
孙翔表示:怎么有种不详的预感……

三、
孙翔第一次吃鲜花饼并喜欢上那个味道是在什么时候呢?
孙翔记得是自己八九岁的时候吧?他刚和他师傅,当时的嘉世军总帅,斗神叶秋学矛法学了一年的时候。那天练完武后,叶秋忽然对孙翔说:“翔翔,你都在我这练了整整一年武了,为师是时候带你出去见见世面了。”当时的孙翔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可以不用练武出去玩简直高兴地跳起。
所以当他知道要从沪杭徒步到南疆的时候,心里落差很大。
“师傅我没钱啊!”叶秋一脸理所当然,“我那点钱喂饱咱俩都成问题,哪里有钱雇马车?再说了,长距离快速徒步是对刚刚开始练武的你一次很好的体魄历练!”
于是当年还处于年少无知时期的孙小翔被自家师傅的一本正经给忽悠了,真的将这次跋涉当成一次试炼。一路上叶秋也教了孙翔不少身法步法和调息方式,打小就没什么出过远门的孙小翔也沿路开足了眼界,路经城镇的时候他总会缠着叶秋去当地的集市看看。当时孙翔还小,模样还没长开,不过一看就是个美男胚子,往别人的摊子前一站,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呀眨,用稚嫩的童声奶声奶气地说一声:“店家叔叔/阿姨这个是什么呀?”店家就对这个漂亮的小孩子欢喜的不得了,只要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就往孙翔手里塞让他拿去吃玩不用给钱,事后叶秋知道后去店家还钱的时候还坚决不收,到最后拿的被誉为“军中第一不要脸”叶秋都不好意思了。
反正最近军中无事,叶秋干脆就带着小徒儿沿途游玩起来,走走停停,一边传授武一边教孙翔一些待人处事的方法和人情世故,当几个月后到达目的地南疆百花谷的时候,孙翔也就不是那个看到什么东西就扯着叶秋衣角问,“师傅这个是什么呀?”的只懂练武的懵懂少年了。
不过当他见到叶秋口中的故友张佳乐的时候还是吓了一条……
师傅这个穿得像花一样的男人是谁?
说好的前百花军副帅,精通火药,被誉为“全军第一弹药”的男人呢?
孙翔不动声色地往自家师傅身后挪了挪。
“呀!老叶!你这个不要脸的还没死啊?要来也不说一声!”张佳乐的声音清亮,听起来格外爽朗,带着点略微的南疆口音,“哟这就是你的小徒弟孙翔啊?来羊习习,让我看看。”说着伸手要来摸孙翔脑袋。
羊习习是什么鬼啦!
孙翔又往叶秋身后躲了躲,谁知张佳乐的动作之快超乎孙翔的预料,他刚一缩头,张佳乐的手就到了自己脑袋上,随即一股温和的内力就从张佳乐掌心传遍了孙翔全身,暖暖的很舒服。
不愧是前百花军副帅,这内力的程度快要赶上自己师傅了!近距离看,孙翔发现张佳乐的眉目十分俊美,而且皮肤白皙,甚至有点像女子,一点都不像久经沙场的大将。
张佳乐的内力在孙翔体内流转一周,重新回到张佳乐的体内,张佳乐把自己的手从孙翔脑袋上收回来的时候,神情十分惊讶:“这小子根骨不错啊!老叶你真是捡到宝了。”“那是,这可是我徒弟。”叶秋成功收获张佳乐白眼一记后,收起了嬉笑的脸,换上了一种孙翔从来没有见过的严肃神情,“老孙呢?他怎么样了?”“还不是老样子。”张佳乐叹了口气,身上的花袍好像也暗淡了几分,“自从那年手伤了输了那战,自己请辞后,我就再也没见他真正地开心过。”“所以你又就着他品味穿花衣服逗他开心?”叶秋的眼神好像要将张佳乐看穿。
张佳乐不语。
就在孙翔这个小孩子都真的气氛有点不对的时候,刚刚从张佳乐走出来就一直紧闭着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男人来,面容刚毅,一身布衣干脆利落,手上令人瞩目的白色绷带一直绑到指尖,“哟?老叶带着他的小徒弟来玩儿啊?”地地道道的京城口音,声音浑厚,与张佳乐不同,有种北方男人特有的浑厚粗犷。
“是啊大孙!老叶好不容易来一次,我们今天晚上一定要将老叶这个一杯倒的给喝趴下!”孙翔觉得张佳乐变脸的顺序比他的身法还快。
“乐乐喝倒一个一杯倒很得意啊!”叶秋也换了一个脸色,依旧是那副懒洋洋的欠抽脸,“你哪次不是第二个倒下去然后被老孙拖走了?”
“叶秋你他娘的不提第二会死吗?”
“应该不会。”
“那你就别提。”
“但是我不看到乐乐你因为这件事恼羞成怒我就会死啊!”
“叶秋你……”
孙哲平表示:我这就在一旁看着。(乐乐恼羞成怒的样子我喜欢)
孙翔表示:张佳乐为什么想不开要去招惹师傅呢?

四、

当年孙哲平和张佳乐从军中请辞后,来到了张佳乐的家乡南疆,在和自己原本所属的军队同名的百花谷内住下了,原本当地山贼猖獗,但孙哲平和张佳乐是谁啊?百花军正副帅收拾几个山贼不也是挥挥手的事?张佳乐觉得两个人住怪无聊的,便收养了那些因山贼而失去父母的孩子,并将自己的一身武技倾授,希望他们长大后有所作为。

唐昊就是其中一个孩子。

那天孙翔随着师傅叶秋来南疆,唐昊就很想见见这传说中的军中“斗神”和他的宝贝徒弟长什么样。

他在晚上的聚餐上如愿以偿,

以一种目瞪口呆的形式,

他就坐在孙翔对面,看他一个人吃完了两盘鲜花饼。

一个八九岁的孩子,

两盘鲜花饼,

“狮虎,这够好好呲……”孙翔的嘴塞得满当当的,说出来的话含含糊糊,腮帮子鼓鼓的,为了说话,把嘴唇撅起来,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好像一只要吐泡泡的金鱼。

“吃东西的时候别说话,小心噎着。”叶秋忙给孙翔盛了碗汤,“喝点汤。”

孙翔接过汤一口闷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满足地闭上了眼睛,小脸儿上几乎写上了幸福俩字。

“习习这么爱吃鲜花饼留在我们百花谷呗?哥哥每天做给你吃。”张佳乐看见孙翔的表情乐了,“你那个叶秋师傅可不会做这个哦!”

“不要。”孙翔撅起小嘴,“我不喜欢你的袍子……”

孙哲平拍了拍张佳乐肩膀。

张佳乐笑容僵在脸上。

叶秋拍桌狂笑。

孙翔表示不想理这些奇怪的大人们。

唐昊刚刚看到孙翔喜欢吃鲜花饼,本来想把自己盘子里的给他,反正自己天天可以吃到张佳乐做的饼,而这个叫孙翔的异乡人明天就要走了,但却不好意思将盘里的鲜花饼给他,

我真的只是可怜他明天就吃不到鲜花饼了,

绝对不是因为我觉得他吃鲜花饼的样子很可爱。

唐昊在心里说服自己。

正当他在考虑用什么借口把面前的鲜花饼给孙翔吃的时候,孙翔早就注意到了他面前一次也没动的鲜花饼:“喂,对面的!你不喜欢吃鲜花饼吗?”

咦?这样我就可以说我不喜欢吃鲜花饼然后名正言顺地把盘里的饼推给他吃!

唐昊有点小得意:

“是啊,我不喜欢吃,鲜花饼这种东西甜津津的,女孩子才喜欢吃!不然我把我的给你……”

话还没有说完,

羊习习拍案而起:

“你才是女孩子!鲜花饼那么好吃!你凭什么那么说它!”

目瞪口呆的叶秋张佳乐孙哲平等吃饭喝酒群众。

 

 五、
最后唐昊孙翔差点打起来。
孙翔想打唐昊,鲜花饼怎么着你了你这么歧视他?!
唐昊想打孙翔,妈了个逼小爷好心要给你饼吃你还骂我?!
日天小盆友一点都没注意到是自己先措辞不当……
俩人非要打一架。
张佳乐怎么劝都不听。
最后还是孙哲平默默的说了句,唐昊你再瞎搞事我们就把你送去霸图韩文清那里。
唐昊不吱声了。
上次韩文清带他的霸图军到南疆这边操练,顺道来百花谷看望了孙哲平他们。
唐昊觉得,自己六岁那年第一次看到韩文清的时候没有哭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他才不会说是自己吓傻了所以忘了哭。
张佳乐叶秋笑岔气了。
“师傅,韩文清是谁啊?”孙翔对这个可以瞬间让刚刚气势汹汹的唐昊安静下了的人感到了深深的好奇。
“小孩子别问太多。”叶秋好不容易顺过气来,“说了你晚上会做噩梦。”
羊习习依然很好奇,
直到几个月后,韩文清来嘉世军里找叶秋的时候,
孙翔忽然明白了叶秋当时那么说的深意,
师傅果然诚不欺我。
但习习晚上还是做了噩梦,他在梦中跪着交出了自己的钱袋。
这是后话了。
不过他们打架这件事就以孙翔将唐昊面前的鲜花饼拉过来,义正言辞的说,我原谅你了,这就当你给我的赔礼吧!
本来就是要给你的呀!
唐昊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这就是孙翔第一次吃鲜花饼并爱上这个美味和认识唐昊的全过程。

六、

唐昊和孙翔性情相近,考虑事情的思路方法惊人的相似,
就好像世上另一个自己,
我可以想到的,你也想到了。
孙翔和唐昊都是死要面子的人,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各自清楚,对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
不然孙翔在唐昊成功在武林大比上以下克上自己的偶像林敬言的时候千里迢迢赶过去给唐昊庆祝;
不然唐昊在嘉世军解体,叶秋不知所终的时候也不会日夜兼程地赶到孙翔身边;
我不说,但我知道,你懂。

七、

在当地找完做鲜花饼要用的材料后,孙翔动用私权将轮回厨房内的厨子都赶了出去,抱着胳膊看唐昊在灶台前鼓捣这鼓捣那的,
眼神中七分期待两分难以置信一分嫌弃。
直到熟悉的香味飘进鼻子里的时候,孙翔的中是十成十的欣喜。
“耗呲。”鲜花饼刚出炉,孙翔就顾不得热,抓手里吹了几口就往嘴里塞,依旧是鼓鼓的腮帮子和亮晶晶的双眼,和十几年前第一次吃鲜花饼的孙翔一般无二。
“我做的,必须好吃!”唐昊得意极了,倒了杯水给孙翔,“别噎着。”
孙翔毫不客气地接过水喝了几口,把嘴里的鲜花饼咽下去,准备去拿下一个:“日天你不吃吗?”
“我不是早说过鲜花饼甜津津的,是小姑娘吃的东西,我不喜欢吃嘛。”唐昊笑,我怎么可能和你强鲜花饼吃?而且,
如果低下头吃东西的话,
就不能专心看你吃我做的鲜花饼的样子了啊!
“啧,鲜花饼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那么针对它?”孙翔伸手去拿第三个鲜花饼,“看在你做了这么好吃的鲜花饼,这次姑且不和你计较。”

八、
“习习这么爱吃鲜花饼去我们百花谷呗?我每天做给你吃。”唐昊学着当年张佳乐的语气,假装漫不经心地说出这句话,“你那枪王周泽楷可不会做鲜花饼哦!”
“好呀!”孙翔不假思索地说,说话的时候呼出的气还带着鲜花饼的香气。
“你不是嫌我的花袍子丑嘛?我这袍子可是张佳乐挑的哦!”唐昊觉得自己心跳的很快,“你当年不是因为不喜欢张佳乐的袍子所以不想留在百花谷吗?”
“因为你是唐昊呀!”
唐昊懵了,呆呆地看着孙翔,孙翔认真地看着唐昊,嘴角还带着饼屑,
“唐昊,我对你的鲜花饼上瘾了怎么办?”

唐昊整整愣在原地一刻钟,然后用习武之人原本不应出现的颤抖的双臂,轻轻圈住了孙翔:

九、

“那我给你做一辈子。”




小剧场:

两人在一起很久之后……

“我不喜欢吃这种甜津津的姑娘玩意。”

“唐昊鲜花饼到底和你什么仇?”

“夺妻之仇,我老婆当年是先爱上的它。”

“但它不也帮你追到了老婆嘛~”

 

——————————————————-

本来是一篇欢脱向的,结果我带双花的时候手贱了一下。。。。(这里的双花我想写一篇相关的,有人看吗?。。。。)

第一次写告白。。。。。重新看了一遍觉得有点奇怪?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
企鹅号820986714求扩列!

评论 ( 11 )
热度 ( 144 )

© 国产微笑_推轩逢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