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微笑_推轩逢山

愿为夏时海风
这儿凌乐/江清睿,多多指教
开学月弧
主蹲全职
虚空铁粉爱死轩哥哥
吹轩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杂食
动漫死宅属性
头像是女票画的 耶!!!
既然点了关注就是我的人啦
企鹅号820986714来啊!扩我啊!!bu ni

【原创】我和我的杀手先生

丢一篇自己感觉还行的原创XD

晚上复健双鬼!XD

快乐!!!XD


第一次遇到杀手先生的时候我正搬东西去新的合租房,两个瓦楞纸箱叠在一起移动时摇摇欲坠,被忽然伸出来的一只手扶了一把。

“哎,谢谢谢谢!”

我连忙道歉,从纸箱背后探头想看一看这个好心人,撞入眼里的就是一看就价格不菲的风衣领子。

对,风衣领子。

这个人高得过分了吧??

抬头去看他正脸。

高就算了,这张玛丽苏小说里面标配霸总俊颜是怎么回事???

腹诽是腹诽,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人真的帅得不像正常人。


后来入住了发现这位“总裁先生”就住在房东家对门,姓戴单名遥。一来二去就熟络起来,互相加了微信就是走进彼此生活的好邻居了。

然后我发现与外表的狂拽酷炫不同,这位先生的微信主页一溜儿的猫片。

这个反差萌异样的可爱,然后我问他,“这么喜欢猫家里没养一两只吗?不过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你带猫出来呢”

对方回答地倒是很快,“工作不方便”

虽然觉得不太礼貌但我还是忍不住追问,“诶,对吼,还没问过好邻居戴先生是做什么工作的”

依旧是秒回,不过答案让我笑得肚子疼:

“杀手。”

我记得我当时好像是用笑抽了的手指艰难地给他发了一张“我是一个无情的杀手”的表情包,后面跟着一串哈哈哈哈哈哈。

虽然后来知道真相后感觉自己当时的行为真的蠢爆了。

但这也算是正常人的反应好吗,谁会知道自己的邻居真的是一个杀手啊。


后来我发现自己和戴先生有太多重合的兴趣爱好,常常一聊就是到半夜,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再讲他在听,但是这种感觉总之就是很奇妙就是了。

那叫什么,相见恨晚。

不过先前也是一直把戴先生当成普通聊得嗨的酒肉朋友,直到我房东说他要娶老婆了不能继续把房子租给我的时候。

戴先生歪了歪头,从口袋了掏了一串钥匙给我,“搬过来?”

我愣了一会,醒悟过来接过钥匙把自己的东西搬到了对门去了。

于是和戴先生就从邻居关系变成了主客关系。


打开门走进去后我发现戴先生并不是传说中的现充欣慰不少,但是又开始为自己接下来的生活环境担忧。

戴先生倒是很乐观,从合不上的抽屉里翻出一盒茶叶,说没过期要泡给我喝。

我心想茶叶有保质期真的是见鬼了,你让同兴老茶饼怎么办。

总之我来到新房东家里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扫卫生。

然后我就走进了一个堆满违禁枪械的房间。

关门走出来。

内心波涛汹涌。

久久才说出一句话来:

“靠。”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乐观过头了,我竟然开始想,其实也挺好的,有个杀手房东,起码人身财产的安全也是可以保障的。

然后我就目睹了戴先生多次晚上睡觉不关落地窗。

这是杀手的自信吗。


合租生活就是这样的开始了,大概是戴先生脾气太好或者是什么原因,我一度觉得自己过于膨胀甚至反客为主,硬性规定了家庭卫生准则,搞得戴先生晚上回来开门时候都要低头看一眼自己那双定制的鳄鱼皮鞋有没有脏。

值得一提的是我和戴先生对彼此的称呼,我就比较蹬鼻子上眼了,从一开始的戴先生到后来的老戴再到戴先生穿着带泥的鞋进门时候的戴谣,身体力行地诠释了小人得志。

戴先生倒是一直喊我“江”,说不出的奇怪感觉,长辈一般唤我小江,戴先生懒得多发一个音似的叫了一个字,说不出的磨耳耐听。

这种感觉就很奇怪了,戴先生的声音都是有点低的,喊我的时候也是沙沙哑哑,但是莫名地让人觉得他好像故意拖长了尾音。

像在撩人。


然后生活的发展就越来越奇怪了,戴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揉我脑袋的习惯,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觉得戴先生的下颔线条该死的好看。

从下面抬头看他,就想要吻上去。

也就是每当这个时候戴先生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低头看我,漆黑的眸子里看不见底,抬手轻轻揉开了我发心。

温柔地让人想溺死在里面。

你完了江清染,我常常这么告诉自己,你从这个房子里出不去了。


戴先生的杀手工作好像从来都不对我遮遮掩掩,往往他穿着定制风衣带上口罩出去的时候就知道他手头又接了活。在家里等他回来吃夜宵的时候我有时候还会想一想要是戴先生不幸落网了自己给他辩护能减多少刑,后来觉得自己这业务能力和戴谣出门的次数可能还是免不了吃子弹儿。

但是总感觉他会没事。

律师是个奇怪的职业了,有时候还会担心合租的杀手落网后的判刑。

或许只有我而已吧,也只担心戴谣。


生活还是照样过,我和戴先生的关系愈发的……暧昧不清。说实话都怪我,据说我前天喝醉了后一直赖在饭店不走,燕希打了电话给戴先生,戴先生一到我就挂人家身上了,扯都扯不下来。

然后就是戴先生揉完我脑袋后指腹有意无意地会蹭过我侧脸。

该死的晦明不清。

其实我是有私心的,

我好像喜欢上戴先生了。


一切好像尘埃落定是在今天的圣诞节,那一天发生的事要是写在小说里可以说是跌宕起伏了。

我在周围人的鼓动下(其实也就只有我哥燕希张昊洋还有叶谦,他们似乎闲得要死,天天微信给我发一些奇怪的链接),去楼下花店挑了支玫瑰,找个白瓷瓶插着搁餐桌上,然后张罗了一桌戴谣平时爱吃的菜,等着对方回家给他一个surprise。

得意之际我给我哥江清睿拍了照片发了微信,结果他的回复让我差点把他拉黑:

“你这不像准备烛光晚餐的追求者,像做了晚饭等老公回家的小媳妇。”


我从来没有觉得戴先生回家很晚,但那天我确确实实等了特别久,以至于听到开门声的时候我还缩在沙发上沉迷音游。

然后我听到戴先生“呃”了一声。

可能是被我浪漫的排场震慑到了吧,我这样想。

然后我就看到戴先生表情有点别扭地走到我面前,这是我才发现他手里拿着个文件袋。

接着他就开始把里面的东西掏出来。

什么房产证,车证甚至还有股票持有的保单,摆了一桌,数量之多令人想起已经被打倒的地主阶级。

然后戴谣又一声不吭地把他们打开。

持有者那一栏明晃晃地印了“江清染”三个字。

“今天跑了好几个地方改的。”戴先生低着头瞅我颜色,脸上的表情就跟他忘了关排气扇被我发现的心虚表情一样,“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我就先……”

越说越小声,到后来就没气儿了一样。

我忽然觉得好笑,一米九的大个儿男人蹲你面前大气不敢出的模样未免太过可爱。

我伸手搂他脖子,第一次明目张胆地靠他这么近,“老戴,你知不知道,房产证上是只能写老婆名字的——”

后面的“明天咱们再去改回你名字”被戴先生用吻堵了回去,然后就是一阵失重,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戴先生抱了起来。

他说,“先吃饭吧。”


fin.♡


评论 ( 3 )
热度 ( 7 )

© 国产微笑_推轩逢山 | Powered by LOFTER